每天固定更新財經消息

目前分類:馬英九 (7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總統馬英九今下午抵台南,跟市議員謝龍介共同捐贈物資給台南市聾啞福利協進會,面對媒體詢問,台南市長賴清德指他傾中,他僅笑回會利用時間再論述說明。不過捐贈物質前,馬英九與謝龍介及其支持者一起吃仙草時,閒聊中提及兩岸關係與其對九二共識的主張,強調他(賴清德)只是個地方首長,所以對兩岸關係不了解。賴清德這趟美國行,面對台僑發表演講,針對「親中愛台」提出其論述,他表示,他的親中愛台跟兩蔣時代的反中不同,也跟馬英九僭越了台灣人民決定國家未來方向的權利,去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不同,親中是向中國伸出友誼的手,但是以台灣為核心,希望兩岸要用對話取代對抗,溝通取代圍堵。馬英九今下午出席謝龍介捐贈物質會後,並未回答媒體詢問發表其看法,不過會前在謝龍介服務處二樓與謝龍介及支持者吃仙草時,他向在場人士表示,他對大陸的態度,既非「親中」或「傾中」,而是「和睦」,也就是他提出「和陸、友日、親美」大戰略的一環。 馬英九表示,他的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是不可分的,對於一個中國原則,兩岸各自表述;中國大陸的一中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方指的是中華民國,並指賴清德只是個地方首長,所以不了解兩岸關係。(劉榮輝/台南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被控圖利貓纜廠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證據不足,處分不起訴,同時依職權向高檢署提出再議,高檢署調查後認為北檢調查完備,予以駁回,全案確定。台北市首座觀光休憩纜車「貓空纜車」,於2007年7月4日正式營運後,因為出現狀況,當時為台灣團結聯盟籍立法委員黃適卓與民主進步黨籍台北市議員莊瑞雄、劉耀仁,前往台北地檢署,遞狀告發馬英九於台北市長任內發包的貓空纜車,規劃流於草率,沒驗收就營運載客,涉犯背信及圖利罪。莊瑞雄告發指出,馬英九以新台幣716萬元委託中華顧問工程公司(後改名台灣世曦)作為經營管理顧問公司,在未驗收、也尚未付清工程餘款、更未與法國POMA公司簽訂維修保固計畫,就開始營運,導致貓纜營運之初屢屢故障、求償無門。莊瑞雄當時表示,貓纜備用零件依POMA公司操作維修手冊規定,耗材及備用零件共計1450項,其中影響貓纜安全的「安全構件與安全備件」必須使用原廠零件,共有607項,但台北市政府新工處、貓纜承包商與POMA公司契約清單中只有96項,且新工處在正式營運後8天才將維修備品點交給營運的捷運公司。另外,貓纜契約清單中,維修備品總價需近400萬元,捷運公司認為這些備品不足以維持營運,所以要求新工處向POMA公司協商,更換備品數量增為134項,但零件品質、規格與原來契約清單不同,且總價少了50萬元,根本是以低價劣質品換取數量增加,馬英九明顯圖利貓纜得標廠商,但北檢調查後,認為事證不足,於今年4月將全案不起訴,並依職權送高檢署再議。(呂志明/台北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今天為被檢察官指控洩密罪再次前往台北地院出庭,法官唐玥給他補充說明的機會,馬英九備妥講稿,指處理關說是憲法保障的總統特權,並指檢察官起訴他是一廂情願、混亂體制,「會帶來檢察官誤國的結果」;馬說,前檢察總長黃世銘也沒有洩密,檢察總長應為黃提出非常上訴,馬並對在法庭內的立委柯建銘說,希望柯能支持將妨害司法公正罪的「防關說條款」變成法律。

 

前總統馬英九出庭。記者賴佩璇/攝影。前總統馬英九出庭。記者賴佩璇/攝影。分享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教唆洩密等罪被起訴,台北地院今天下午第2度開庭,馬英九不僅端出大法官第585號解釋,闡釋總統在《憲法》上的「行政特權」,指國家元首除涉及國安、國防、或外交等機密,有關正在進行中的犯罪偵查資訊,均有決定是否公開的行政特權,指檢方以總統權限不及司法資訊,顯然誤解,並指檢方3份補充理由書的見解充滿誤導,嚴重牴觸大法官解釋,不僅是「檢察官治國」,更可能造成國政大亂的「檢察官誤國」,他還呼籲檢方應幫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提非常上訴。以下是是馬英九在法庭內的說明全文:大家都知道,本案涉及總統職權,而總統是憲法機關,行使職權必須依據憲法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對憲法的解釋。從民國82年到104年的22年間,大法官會議對總統在憲法上職權作了5號重要解釋:就是民國82年的325號、93年的585號、95年的613號、96年的627號,與104年的729號等。其中與本案密切相關的是釋字585號與627號,尤其585號解釋是最詳盡的一號。它與其他4號解釋最大的不同,就是具體闡釋了總統「行政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的概念,這不只是總統可以拒絕立法院或監察院調閱特定文件或索取特定資訊而已,更包括總統可以決定是否對外公開有關國安、國防、外交、犯罪偵查、與政府內部決策過程等資訊。因為這是總統身為國家元首,為實踐保衛國家安全與增進人民福利的憲法承諾所必須擁有的行政權能(憲法第48條參照)。而三年後釋字627號解釋更確認總統就是憲法與憲法增修條文所規定的最高行政首長,更補充並完善了大法官585號解釋的內容。所以大法官585號與627號解釋,正是可以用來解決本案爭議所需要的憲法依據。在4月14日第一次開庭後,臺北地檢署(北檢)提出三份補充理由書,對大法官釋字585號解釋的適用範圍、適用對象、適用場合的見解,充滿誤導、矛盾與本位主義,嚴重牴觸大法官釋字585號解釋的意旨,這不僅是「檢察官治國」,更可能造成國政大亂的「檢察官誤國」。首先,北檢認為585號解釋,不能包括「刑事犯罪偵查及其指揮權限。因此總統的權限,不及於顯為司法屬性的資訊在內。」但是何謂「顯為司法屬性」,以及如何區分「司法」與「非司法」資訊?由誰決定?北檢卻沒有一個字說明。何況釋字585號解釋文及理由書已明確指出:「行政首長依其行政權固有之權能,對於可能影響或干預行政部門有效運作之資訊,例如涉及國家安全、國防、或外交之國家機密事項,有關政策形成過程之內部討論資訊,以及有關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之相關資訊等,均有決定是否公開之行政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 換言之,585號解釋並未區分「行政資訊」或「司法資訊」,亦即不論資訊的屬性為何,行政首長都有決定是否公開的行政特權,而此一行政特權顯然並不是北檢在補充理由(二)中所說,只限於「拒絕公開」資訊,而是包括「同意公開」資訊在內,其文義非常明確,不容任意曲解,恣意限縮。事實上,國家安全、國防、外交、政府內部決策過程等國家機密事項,其重要性與機密性絕不亞於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依據「舉重以明輕」的法理,總統依據行政特權既然可以決定是否公開國家安全、國防、外交等國家機密事項,當然也可以決定是否公開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因此,北檢的主張與釋字585號解釋意旨明顯牴觸。大家都知道,大法官對憲法的解釋,效力等同憲法,而高於一般法律,對全國各機關與人民均有拘束力(民國73年釋字185號解釋參照),所以北檢的見解因明顯牴觸585號解釋而無效,自不應採納。要特別說明的是,依釋字585號解釋,總統可以決定是否公開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我並沒有主張總統可以指揮監督檢察機關或檢察官,北檢在補充理由書中,顯然有誤解。在本案中我只是被動接受有關立法院長與委員聯手關說司法個案的資訊,不是我要求檢察官提供,我也沒有干涉司法個案,更沒有主動指揮辦案。在此,我也要請北檢明確表示,在本案中我有沒有主動指揮辦案,因為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在本案中檢察機關有沒有被指揮辦案,是檢察機關及全體檢察官的名譽問題。我希望北檢一次說清楚,講明白,不要迴避,也不要含糊。 
其次,北檢認為,總統即使依據釋字585號及627號解釋,可以決定「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相關資訊」是否公開,但不能無限上綱,而必須由該管檢察官或受訴法院依法處分或裁定。換言之,總統在決定是否公開偵查資訊前,必須先向檢察官或法院請示,而不能自行決定。但是,依據最高行政法院98年裁字第3378 號裁定意旨,司法機關(即法院)對於總統依據司法院大法官第585號、第627號解釋意旨,對於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相關資訊或偵查保密事項等相關資訊,依據憲法賦予之行政特權或國家機密特權決定予以公開之行為,屬於「國家行為」或「統治行為」性質,基於憲法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司法機關(即法院)不僅應該予以尊重,更不得憑司法裁量決定其是否違法。庭上:大家都知道,本案涉及總統職權,而總統是憲法機關,行使職權必須依據憲法與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對憲法的解釋。從民國82年到104年的22年間,大法官會議對總統在憲法上職權作了5號重要解釋:就是民國82年的325號、93年的585號、95年的613號、96年的627號,與104年的729號等。其中與本案密切相關的是釋字585號與627號,尤其585號解釋是最詳盡的一號。它與其他4號解釋最大的不同,就是具體闡釋了總統「行政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的概念,這不只是總統可以拒絕立法院或監察院調閱特定文件或索取特定資訊而已,更包括總統可以決定是否對外公開有關國安、國防、外交、犯罪偵查、與政府內部決策過程等資訊。因為這是總統身為國家元首,為實踐保衛國家安全與增進人民福利的憲法承諾所必須擁有的行政權能(憲法第48條參照)。而三年後釋字627號解釋更確認總統就是憲法與憲法增修條文所規定的最高行政首長,更補充並完善了大法官585號解釋的內容。所以大法官585號與627號解釋,正是可以用來解決本案爭議所需要的憲法依據。在4月14日第一次開庭後,臺北地檢署(北檢)提出三份補充理由書,對大法官釋字585號解釋的適用範圍、適用對象、適用場合的見解,充滿誤導、矛盾與本位主義,嚴重牴觸大法官釋字585號解釋的意旨,這不僅是「檢察官治國」,更可能造成國政大亂的「檢察官誤國」。首先,北檢認為585號解釋,不能包括「刑事犯罪偵查及其指揮權限。因此總統的權限,不及於顯為司法屬性的資訊在內。」但是何謂「顯為司法屬性」,以及如何區分「司法」與「非司法」資訊?由誰決定?北檢卻沒有一個字說明。何況釋字585號解釋文及理由書已明確指出:「行政首長依其行政權固有之權能,對於可能影響或干預行政部門有效運作之資訊,例如涉及國家安全、國防、或外交之國家機密事項,有關政策形成過程之內部討論資訊,以及有關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之相關資訊等,均有決定是否公開之行政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 換言之,585號解釋並未區分「行政資訊」或「司法資訊」,亦即不論資訊的屬性為何,行政首長都有決定是否公開的行政特權,而此一行政特權顯然並不是北檢在補充理由(二)中所說,只限於「拒絕公開」資訊,而是包括「同意公開」資訊在內,其文義非常明確,不容任意曲解,恣意限縮。事實上,國家安全、國防、外交、政府內部決策過程等國家機密事項,其重要性與機密性絕不亞於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依據「舉重以明輕」的法理,總統依據行政特權既然可以決定是否公開國家安全、國防、外交等國家機密事項,當然也可以決定是否公開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因此,北檢的主張與釋字585號解釋意旨明顯牴觸。大家都知道,大法官對憲法的解釋,效力等同憲法,而高於一般法律,對全國各機關與人民均有拘束力(民國73年釋字185號解釋參照),所以北檢的見解因明顯牴觸585號解釋而無效,自不應採納。要特別說明的是,依釋字585號解釋,總統可以決定是否公開犯罪偵查中的相關資訊,我並沒有主張總統可以指揮監督檢察機關或檢察官,北檢在補充理由書中,顯然有誤解。在本案中我只是被動接受有關立法院長與委員聯手關說司法個案的資訊,不是我要求檢察官提供,我也沒有干涉司法個案,更沒有主動指揮辦案。在此,我也要請北檢明確表示,在本案中我有沒有主動指揮辦案,因為這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在本案中檢察機關有沒有被指揮辦案,是檢察機關及全體檢察官的名譽問題。我希望北檢一次說清楚,講明白,不要迴避,也不要含糊。 
其次,北檢認為,總統即使依據釋字585號及627號解釋,可以決定「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相關資訊」是否公開,但不能無限上綱,而必須由該管檢察官或受訴法院依法處分或裁定。換言之,總統在決定是否公開偵查資訊前,必須先向檢察官或法院請示,而不能自行決定。但是,依據最高行政法院98年裁字第3378 號裁定意旨,司法機關(即法院)對於總統依據司法院大法官第585號、第627號解釋意旨,對於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相關資訊或偵查保密事項等相關資訊,依據憲法賦予之行政特權或國家機密特權決定予以公開之行為,屬於「國家行為」或「統治行為」性質,基於憲法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司法機關(即法院)不僅應該予以尊重,更不得憑司法裁量決定其是否違法。在我國憲法上,檢察機關既不是權力分立原則下第77條規定的司法機關,正在進行中的犯罪偵查資訊,依據大法官第585號解釋,又屬於行政首長依據行政特權所得決定是否公開的資訊,北檢同時受到「檢察一體」及「行政一體」原則的拘束,則對於司法機關(即法院)都應尊重的總統「國家行為」或「統治行為」,豈能任意論斷為違法行為,而認為須要先經檢察官或法院審查?此種見解事實上已經否定總統的行政特權,如果採納,釋字585號將成為具文。此種見解,顯然也過度膨脹檢察官的權力,自不足採。第三、北檢又認為,釋字585號解釋中享有「行政特權」的所謂「行政首長」,應只限於「檢察事務」首長,而不包括法務部長、行政院長、與總統。這樣的限縮解釋,將使585號解釋變得毫無意義,也無法執行。因為檢察首長依據《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三項規定,本來就有三種不受「偵查不公開」原則限制的例外情形,即在:第一,依據法令;第二,維護公共利益,與第三,保護合法權益等三種情形,偵查中資訊可以適度公開,根本不需要釋字585號解釋的授權。如果「行政首長」排除法務部長、行政院長與總統,那麼北檢的見解一方面牴觸釋字585號解釋,當然無效;一方面對檢察首長而言完全是多此一舉,並無必要。更嚴重的是:根據585號解釋,總統的行政特權適用的事務,除進行中的犯罪偵查相關資訊外,還包括涉及國家安全、國防、外交等國家機密事項,與政策形成過程之內部討論事項。若依照北檢「行政首長限於檢察首長」的解釋,這些本來應該報請總統或行政院長決定是否公開的機密事項,就將交給檢察首長來決定了。這樣做合理嗎?適當嗎?全世界有哪一個國家的國家安全、國防、外交事務是由檢察首長來處理的?同理,請問檢察事務可以交給國家安全、國防、外交首長來處理嗎?如果不可以,那為何國安、國防、外交事務就可以交給檢察首長處理呢?北檢這種一廂情願、混亂體制的「檢察官治國」理念,實在世界罕見,恐怕會帶來「檢察官誤國」的後果!。再說,如果檢察首長可以享有行政特權以對外公開偵查中應秘密的資訊,那麼前檢察總長黃世銘為什麼會因為向我報告立法院長與委員聯手關說司法個案而被起訴判刑呢?依照北檢見解,檢察首長享有行政特權,那黃世銘前總長向我報告司法關說案當然就不構成洩密了,也不構成犯罪了。黃前總長如果沒有洩密,我當然更沒有洩密或教唆洩密。我既然沒有洩密,北檢就應該立刻撤回對我的起訴,否則北檢起訴我的行為,可能構成刑法第125條的「濫權追訴處罰」罪。 簡單說,如果北檢的見解是「對」的,釋字585號的行政首長是指檢察總長,黃世銘就不應該被判洩密罪;黃世銘沒有洩密,我當然更沒有洩密或教唆洩密。如果北檢的見解是「錯」的,釋字585號的行政首長是指總統,我找行政院長與總統府秘書長來我的寓所討論立委聯手關說司法個案,當然就沒有構成洩密罪。因此,不論北檢的見解是「對」還是「錯」,我都沒有犯罪!既然如此,北檢就應該撤回起訴,不要再浪費司法資源。尤其如果北檢仍堅持己見,釋字585號的「行政首長」是指檢察總長,請為黃世銘檢察總長提出非常上訴,以還他清白與公道,也還檢察機關清白與公道。依《檢察官倫理規範》第二條規定:「檢察官為法治國之守護人及公益代表人,應恪遵憲法、依據法律,本於良知,公正、客觀、超然、獨立、勤慎執行職務。」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根本問題,北檢應該說明清楚是否撤回起訴及其理由。同樣,請北檢一次說清楚,講明白,不要迴避,也不要含糊。 
最後一點,本案在今(106)年4月14日第一次開庭後,當天午夜11時半,北檢突然發布四點聲明。四天之後,4月18日,北檢又再發布四點聲明。一個地檢署頻頻在庭外就個案發布聲明,相當罕見,引發外界議論紛紛;其實開庭當天法官已經給了充分時間,蒞庭的檢察官為什麼不在開庭時發言,卻選擇庭外兩度發言呢?為了尊重法院以及承審法官,我決定不在庭外回應,但就北檢在第二次庭外聲明中,質疑我在總統任內未對關說司法者立法論罪科刑,恐怕有誤會。事實上102年9月初立委聯手關說司法個案曝光後,引發社會譁然、政局動盪,我曾透過國民黨高層人士向當時立法院長提出一個解套方案,其中就包括共同努力將「妨礙司法公正罪」納入刑法。最後因故未成,令人遺憾。換句話說,我試過,但沒有成功,當時協商過程媒體都有廣泛報導,政壇人人知道,網路一查就到,為什麼本案檢察官似乎不知道?據報載,五月四日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已決議研訂「妨害司法公正罪」,以杜絕司法關說,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行動。現在立法院民進黨委員占絕對多數,民進黨大黨鞭柯建銘委員今天就在座,他一向關心憲政問題,尤其是權力分立與制衡的關係,以及立法委員行使職權的操守問題。請檢察官不妨徵詢柯委員意見,是否願意帶頭登高一呼,提案修改《刑法》與《立法委員行為法》,我也會商請立法院國民黨團呼應,大家一起來讓司法關說走入歷史,讓中華民國的司法更公正、更獨立。今天開庭過後,不管台北地檢署再發多少次庭外聲明稿,我都不會在法庭外回應,因為這不僅是對法院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張欽/台北報導)【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規定,法定刑度最重本刑3年以下有期徒刑等輕罪案件,以及竊盜等部分類型案件,禁止上訴第三審法院,導致實務上一審判決無罪,二審改判有罪的案件,實質僅一審判決確定,無法上訴救濟;立委柯建銘自訴前總統馬英九教唆洩密等,一審馬獲判無罪,柯上訴二審,由於馬被訴的罪都是3年以下輕罪,未來同樣有一旦二審改判有罪不得上訴的隱憂。

針對這類案件二審「突襲性」從一審無罪改有罪判決確定的情況,司法院提出上訴制度的改革,研議修正《刑事訴訟法》第376條,並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二分組提案討論。

司法院刑事廳表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規定,是依照案件類型,包括竊盜、侵占、詐欺、背信、恐嚇、贓物罪,及法定刑度最重本刑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等輕罪案件,禁止上訴最高法院。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境如仙境,遊客似仙人,身在飄渺中,世間何處尋」清境高空景觀步道今天上午8點啟用,前總統馬英九受邀剪綵,和幸運預購到首日門票的遊客,輕鬆的漫步高空步道,看到青山白雲相伴的美景,馬英九詩興大發,還吟詩稱讚高空景觀步道設計,兼具美觀及交通需求,讓清境觀光再上一層樓。

清境高空景觀步道全長1.2公里,是首條無障礙高空觀景步道,也首度採用手機APP訂票預購,每天上下午人數各兩千人,今天馬英九充當第一位來賓,由縣長林明溱以手機掃描QRCODE,完成驗票手續進場,清境國小學童也表演百夷舞蹈,景觀步道可眺望合歡、奇萊群峰,上午空氣涼爽,青山伴著陣陣山嵐,如處縹緲仙境,山坡上有綿羊低頭吃草,讓馬英九和遊客大呼好美。

縣長林明溱帶著馬英九從南商圈順著步道而下,高架的步道穿越杉樹林,如同漫步在樹梢間,一路上不少遊客發現馬英九,都歡喜驚呼,搶著跟馬英九握手,有民眾想拍照,他也面帶微笑,一一和大家合照,讓遊客都相當開心,「總統你好親切,也比電視上帥」。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自訴前總統馬英九洩密等案,台北地院3月底判馬全部無罪,柯不服提起上訴,高等法院今早首度開庭,柯建銘在開庭前受訪怒批:「一審會判(馬)無罪,很清楚就是說,一審法官化身為馬英九的辯護律師,不只是公然違法、公然掩護,甚至是枉法裁判。」馬英九抵達高院時,有記者問他是否覺得很冤枉,但馬微笑不語。馬英九在庭內宣讀3點聲明:一、我沒有犯罪。二、原審判我無罪,十分正確。三、自訴人上訴,證明其3年半前為自己司法個案,透過王金平院長聯手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以促使承辦檢察官放棄上訴的違法失格行為,請駁回自訴人之上訴。柯建銘則指出,一審判馬無罪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沒有辦法拿到關鍵88秒,馬英九的通聯譯文(指馬透過祕書打給前檢察總長黃世銘的那通電話),「這簡直是開玩笑嘛,我怎麼可能拿到總統的通聯譯文呢」。此案一審台北地院認定,馬透過秘書打給黃的88秒電話,由於無法確認對話內容,不能證明馬有教唆黃二度洩密給自己,且黃第二度交給馬的報告並無新增機密,「已洩漏給同一人的秘密,不是秘密」,因此判馬無罪。(法庭中心/台北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英九自嘲「有這種太太哪裡還需要敵人」

 

前總統馬英九(後排中)與同學合影。李宗祐攝

中正大學政治系系學會昨天邀請馬英九談「狂人政治與東亞局勢」,馬氏笑話一出,又笑翻全場。《蘋果》報導,前總統陳水扁與馬英九先後執政16年,兩人的名字「馬」和「扁」剛好可以組成「騙」這個字,因此常被網路鄉民拿來開玩笑,譏諷兩人政績不佳,欺騙選民;沒想到馬英九談到正體字、簡體字議題時提到,中文裡約有150個字與「馬」字相關,大多是描寫馬的顏色、體態等,但唯獨1個字他一直無法解釋,為什麼「馬」旁邊加一個「扁」變成了「騙」,引來全場哄堂大笑。《聯合報》報導,馬還談到「台灣一盞燈」援助西非布吉納法索,他說當地小孩子都趴在路燈下寫功課,後來政府請專家設計太陽能書燈援助,還有書桌椅,結果小學生的功課都進步了。馬英九還說個笑話,「後來這一盞燈還有我們沒有預期的效果,出生率降低了,因為晚上還有很多可以做」,全場學生笑翻。他又提到當地村長很感謝,要送他一匹很漂亮的白馬,他不好意思拒絕,打電話問太太周美青說「我怎麼拿回來」,周美青回答他「騎回來」,馬英九自嘲「有這種太太哪裡還需要敵人」。(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蒞臨台東前往都蘭書屋,關心小朋友學習狀況,並致贈象徵聰明與勤勞的蔥及芹菜給小朋友加菜。(圖/台東縣政府提供 下同)

記者王兆麟/台東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今天(20日)出席2017「新世代最嚮往企業Top20」頒獎典禮,他在致詞時表示,他非常支持學運,但不守法、不和平不叫做公民不服從,這樣會有很多的道德風險。

馬英九指出,開放帶來興旺,閉鎖必然萎縮,如何讓2,300萬人口的台灣小島能在國際經濟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是重要政策,幾年前台灣發生學運時,華爾街日報說台灣自甘落後,認為不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台灣非常不利,這讓我們非常慚愧。他強調,台灣絕不能走保護主義,一定要走開放的路,希望年輕人能體會國家發展的困境與機會,千萬不要做出錯誤的決定。

馬英九說,他非常支持學運,但最重要的原則是必須守法、和平,不守法、不和平不叫公民不服從,這樣會有很多道德風險,不能不喜歡什麼東西就去反抗,公民不服從不能只抵抗而已,還要承擔後果。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台北地院14日開庭審理。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在臉書發文,質疑馬英九在地院內手持麥克風講話是享有特權,北院立即澄清回應,指馬受訪的地點是台北地檢署法警室門口,所用的麥克風是媒體所提供。

由於馬英九是到北院開庭,卻走到台北地檢署發言,偏偏馬英九還有大批國安人員保護,北檢也沒提供麥克風給馬英九發言,北檢無辜被潑及,相當無辜。

雖然北檢還沒正式回應,不過,由於馬英九是卸任元首,出入有國安人員勘查路線,進出動線根本不是北檢所能掌握,加上馬英九被起訴後,由北院法警依慣例配合規劃開庭動線,並有紅龍區隔媒體採訪,況且,馬英九當天所拿的麥克風也不是由院檢提供,馬英九要停下腳步受訪,恐怕非院檢所能掌控。

據了解,由於馬英九等大咖人物出庭後受訪,總是引起大批媒體堵麥克風採訪,有媒體為了方便,才會私下借來麥克風統一供所有記者收音,並非院檢同意在法院或地檢署開記者會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資料照/記者季相儒攝)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有30年歷史的《新新聞》周刊,驚傳將由風傳媒創辦人張果軍以1億元收購。據《鏡傳媒》報導,《新新聞》周刊已完成出售,買主就是《風傳媒》創辦人張果軍,收購金額高達1億多元。張果軍買下《新新聞》,據推測是想同時掌握,網媒《風傳媒》和紙媒《新新聞》,跨大媒體版圖及影響力。據《上報》報導,新新聞雜誌董事長與社長朱國榮,日前與《風傳媒》談定買賣事宜,敲定由馬政府時代的副祕書長蕭旭岑出任新新聞董事。(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蕭旭岑。資料照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聯合報系資料照前總統馬英九。聯合報系資料照分享

媒體人陳敏鳳2015年1月15日在美麗島電子報撰寫「馬英九總統收受違法政治獻金,抓到了?!」一文,馬英九認為她未舉證證明內容屬實或查證,散佈的不實信息造成他社會人格評價受貶,提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訴訟,求償1000萬元、要求登報道歉。一審時台北地院認為陳敏鳳已盡查證義務,報導又與公共利益有關,判她免賠。馬上訴,高等法院民事庭今判決上訴駁回,此案馬英九二連敗。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洩密自訴案,台北地院(今)28日宣判,接下來馬英九在4月14日針對遭台北地檢署起訴的部分,馬英九將首次出庭應訊,法界一般認為,此案馬英九被判有罪機率極高,卻請年輕律師辯護,太過「輕敵」,自認清白的馬英九對遭起訴非常憤怒,更驚覺事態嚴重,已決定重組律師團應戰。

本刊調查,原本在洩密自訴案及檢方偵查階段的,由「小鮮肉」律師吳柏宏主導的卸用二班律師團,已確定重組,吳柏宏以另有案件為由,已解除與馬英九的委任,知情人士透露,馬英九正與10年前讓他在特別費貪汙案脫身的卸用一班律師團薛松雨及宋耀明等人接洽,希望複製當年無罪模式,同時也積極回防迎戰北檢偵辦中他所涉大巨蛋等6大案。

馬英九卸任總統後,採刑、民分流方式委任律師,在洩密案部分馬英九對於自己清白極有信心,僅由吳柏宏與劉紀翔2位負責刑事案件辯護,原本的辯護律師洪文浚在洩密案中則退居幕後,洪文浚接下馬英九不滿遭立委段宜康、媒體人陳敏鳳、吳子嘉指涉及收受不當獻金與及北市議員梁文傑指他向黑道募款,分別要求段宜康等人賠償及登報道歉的民事案件,因吳柏宏僅41歲,還被媒體稱為「小鮮肉」律師。

知情人士指出,馬英九在卸任前,曾針對洩密案請教過法界資深人士,獲警告若未小心答辯,極可能遭依教唆洩密罪起訴,但馬英九認為,自己沒有犯罪,相信檢察官會還他清白,但3月14日,北檢將馬英九起訴,這讓馬英九決定更嚴肅面對此案,因此打算重組律師團。

本刊調查,原本受委任在4月14日北院開庭替馬英九繼續辯論的委任律師吳柏宏,日前已以另有案件為由向北院遞出解除委任狀,劉紀翔律師也尚未獲委任,馬英九在詢問多位資深法律人後,發現告訴案的有罪風險極高,不宜過度輕敵,因此有意找回2007年替他從市長特別費中打到無罪確定的卸用一班律師團、均有司法官經歷的薛松雨、陳明及宋耀明等律師力拚無罪,對於是否受委任,3人均稱沒有受委任,但其中已有律師證實,正在解析研讀洩密案起訴書。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年前民進黨立法院總召柯建銘被指涉司法關說案後,分向台北地檢署及台北地院提告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等罪,北檢認定馬違法將當時檢察總長黃世銘向他報告的關說案偵查機密,轉告閣揆江宜樺及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本月14日依洩密等罪他起訴;至於柯建銘向北院自訴馬要求黃世銘二度向他報告案情涉教唆洩密,以及馬開記者會批柯關說涉加重誹謗部分,北院今判馬英九全部無罪。可上訴。台北地院判馬英九無罪的主要理由,是根據無罪推定原則,認為柯建銘自訴內容及相關證人證詞,都無法確認9月1日凌晨那通關鍵的88秒的電話中,馬英九曾交代黃世銘提供任何與特偵組案件機密相關資料,因此不構成教唆洩密;至於馬英九抨擊柯建銘涉關說司法案件部分,合議庭認定馬英九根據特偵組新聞稿內容開記者會,屬於對可受公評的公眾事務,提出善意評論,也不觸犯加重誹謗罪。這起震驚各界的總統洩密案,發生在2013年8月31日,當時檢察總長黃世銘到官邸向馬英九報告立法院長王金平疑向法務部長曾勇夫關說柯建銘涉全民電通案,讓柯獲判無罪確定,黃離開後,馬召集當時閣揆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將黃報告的內容轉告2人並商討對策。隔天凌晨,馬英九又指示秘書林有振打電話給黃世銘,約他2度見面報告案情細節,9月4日另指示黃世銘直接向江宜樺報告,事後特偵組才將全案偵結,特偵組、馬英九先後開記者會說明、譴責王金平、柯建銘等人涉司法關說,引爆馬王9月政爭,柯建銘也分別向台北地檢署及台北地院告發、自訴馬英九涉犯洩密、教唆洩密、加重誹謗及違反《通訊監察保障法》等罪。其中,2013年8月31日馬英九在官邸將關說案情洩露給江宜樺、羅智強以及教唆黃世銘提供關說資料給江宜樺部分,本月14日已遭北檢起訴;柯建銘另針對9月1日馬英九凌晨致電要求黃世銘二度到官邸向他報告偵查細節,以及馬英九公開批評王金平、柯建銘涉司法關說部分,向台北地院自訴馬英九加重誹謗。台北地院由審判長吳勇毅、受命法官邱瓊瑩及陪席法官陳彥君組成合議庭,其中,受命法官邱瓊瑩曾審理駐美前代表金溥聰控告馮光遠影射他「男妓」的加重誹謗案,最後判馮無罪。
判馬英九洩密無罪法官 曾審金溥聰告馮光遠案台北地院審理時,馬英九始終堅稱「沒有犯罪」,強調立委關說是世界級醜聞,還反批柯建銘提自訴,是企圖轉移關說案焦點,甚至引用莊子名言「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及舉高雄市議員林武宗關說罰單成立圖利罪為例,質疑「議員關說丟寶座,立委關說竟沒事」。柯建銘則抨擊馬英九「特務治國,利用關說案進行政治鬥爭」,呼籲馬英九俯首認罪,才會贏得最後的尊嚴與掌聲。(張欽/台北報導)【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出版時間 15:05
更新時間 15:55

柯建銘(左)自訴馬英九(右)教唆洩密及加重誹謗。資料照片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年的馬王政爭,雖然當事人馬英九、王金平都已卸下總統、立法院長職務,但是相關案件卻至今未息。民進黨立委柯建銘因認為,當初馬英九要前檢察總長黃世銘二度赴官邸報告全民電通更一審案,之後馬還開記者會指控他關說全民電通案,因此自訴控告馬英九涉嫌教唆誹謗、加重誹謗等罪,台北地院今天下午3時將宣判,馬英九是否會遭判有罪,各界關注,《蘋果》特地舉行網路投票,請網友來預測馬英九是否會遭判有罪。馬王政爭起因2013年特偵組發現民進黨立委柯建銘涉及的全民電通案,更一審老柯獲判無罪後,柯建銘涉嫌透過王金平找上法務部前部長曾勇夫關說,希望檢方能不要上訴,讓他無罪定讞。黃世銘得知此事後,於同年8月31日夜奔官邸向馬英九報告此案,黃離開後,馬召集江宜樺、羅智強,將黃報告內容轉告2人並商討對策;隔天凌晨,馬指示秘書林有振打電話給黃,約他2度見面;9月4日黃又在馬指示下另向江報告,後來特偵組、馬英九陸續開記者會,說明、譴責王、柯等人涉司法關說,因而引爆馬王政爭。柯建銘當時因此向法院自訴馬英九涉嫌教唆洩密等罪。
但由於馬英九當時仍是國家元首,受《憲法》保障在任期內,不受刑事追訴,因此北院直到馬卸任後才開始開庭審理,並將於今天宣判。由於黃世銘已因此案遭判刑定讞,北檢本月14日也將馬依教唆洩密等罪起訴,因此今天北院宣判結果如何,格外引人關注。(法庭中心/台北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地檢署手中偵辦前總統馬英九遭告發案件,又簽結一件。這次是律師黃帝穎向台北地檢署告發,馬英九涉犯涉犯《貪污治罪條例》財產來源不明罪,但台北地檢署調查後,認為罪證不足,今天簽結。黃帝穎當時告發主要是依據,行政院前院長陳冲曾對外說,總統馬英九告訴他每個月至少捐一半的薪水,但根據馬英九向監察院申報的財產,馬每月平均可存48萬元,黃認為馬英九每月有近24萬元財產來源不明。黃也認為,我國總統每月薪資為47萬6000多元,每年薪資應該近571萬多元,如果捐款超過一半薪水,存款最多只剩下285萬元,但依照2012年監察院公布馬總統實際每月存款超過48萬元,推算馬英九年度存款超過576萬元,兩者差距達291萬元,已涉犯《貪污治罪條例》財產來源不明罪。總統府人士當時回應,2011年7月公務員調薪3%後,馬總統月薪同步增為約47萬6000元,而從2011年12月到隔年7月,其間經過農曆春節,馬總統與全國公務員一樣有年終獎金,薪水進帳389萬元扣除約71萬元年終後,平均每月約存40萬元,因馬總統沒太多消費,理財方式也只有儲蓄,可完全攤在陽光下。 (呂志明、吳珮如/台北報導)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馬英九在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在市府廣場前領養流浪犬馬小九,事後馬小九因病住院,期間所用之花費,全部都是用馬英九的首長特支費支出,因而遭告發公款私用涉貪污,但因先前馬英九特別費案已經判無罪定讞,台北地檢署今將馬英九不起訴。1999年馬英九在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在市府廣場前領養馬小九,同年8月25日馬小九因呼吸道感染住院,直到9月2日才出院。這段時間馬小九所用的花費,全部都是由馬英九的首長特支費支出,金額高達7萬9700元,且當時台北市政府核銷帳目上,還特別註明是用於「禮品」,因而遭告發貪污並起訴。另外,馬英九還被控在1998年12月至2003年12月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每月月底都以領據請領次月市長特別費的半數17萬元,匯進台北市銀行的薪資帳戶內,再轉入妻子周美青的帳戶內,涉嫌詐領特別費。但台北地檢署指出,由於2011年5月立法院通過特別費除罪化法案,2006年12月31日前各機關支用特別費,其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人員的財務責任均視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責任,如果涉及刑事責任者也不罰,而馬小九案是在2006年前,所以不再追訴。另外,有關於馬英九被控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因為檢方先前偵辦馬英九特別費案,曾將馬英九起訴,但該案已於2008年4月經最高法院判決無罪確定,北檢認定本件告發情節與前案判決事實相同,屬同一案件,因此將馬英九不起訴。(呂志明、吳珮如/台北報導)

馬英九遭告發詐領特別費,獲不起訴。資料照片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陽花3週年 林飛帆:監督條例毫無進展 民進黨擺明了不鳥你

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